2024年,谁是元宇宙的救命稻草?

2024年,谁是元宇宙的救命稻草?

“元宇宙元年”开启时,科技的触角企图在0与1构成的世界里、安放可以数字化的一切,绘制出时间与空间的虚拟延长线。

尼尔·斯蒂芬森笔下的虚拟城市沿着一条100米宽的道路发展,楼宇上的电子标志在昏暗的街区蔓延,人们可以通过虚拟现实眼镜进入这个高度自由、发达的城市,购买虚拟土地并开发建筑。

而在刚刚过去的2023年,元宇宙概念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一路滑坡。无论是谷歌趋势、百度指数还是微信指数,在其中搜索“Metaverse”、“元宇宙”等关键词,热度曲线断崖式下跌。

元宇宙概念彻底出圈要从2021年Facebook母公司更名为Meta开始,资本与互联网巨头最先闻风而动,主打游戏创作的平台Roblox成为元宇宙第一股,腾讯、阿里、百度等国内巨头纷纷下场布局。

被描述为“3D互联网”的元宇宙一时间几乎与“未来世界”划上等号,但2年时间就被打回概念期。愿景太大,全球经济下行,元宇宙还未出现雏形就被资本抛弃,被用户质疑。当“人工智能”成为2023年的科技新宠后,元宇宙成了资本“弃子”,更新到第4代的Pico命运未知。

元宇宙落地之难在于它描绘的未来太超前,它几乎需要所有的新技术,AR/VR(软硬件)、5G(计算)、人工智能(虚拟生命体)、区块链(经济系统)等等。

而作为入口的XR产业近10年未取得突破性发展,那些在虚拟空间产生的社交、文娱等活动也因此掣肘,这也让虚拟人、虚拟商品NFT、虚拟场馆在元宇宙中显得无效。

即便如此,一些笃信它的建设者仍在努力。Meta因效益关闭元宇宙空间的同时,也发售了Meta Quest 3头显继续升级硬件;苹果也在加紧对空间计算硬件Vision Pro的研发,首款预计在2024年1月就会上市发售;三星重启XR硬件计划,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新品。

开启通道,2024年,头显硬件将是照进元宇宙荒漠的那缕微光。

泡沫破裂,行业承压

最负盛名的元宇宙企业要数Facebook的母公司Meta,它曾计划投入700亿美元,以10年为期限All In元宇宙。 2023年,这家把名字都沾上Metaverse的公司并没有走入理想的元宇宙。

去年,Meta以“史上最大规模裁员”震惊业内,11000名员工被裁,削减的项目包括元宇宙部门Reality Labs中的可穿戴设备

裁员背后是盈利问题。2023年全球经济下行,扎克伯格将去年称为“效率之年”,公司“更主动地摆脱”表现不佳或并非绝对必要的项目。

Meta财报显示,在截至9月30日的前三个季度,公司总收入为947.91亿美元,同比增长12%。Meta的营收结构分为两大部分:一是应用软件系列(Family of Apps),贡献营收936.66亿美元,同比增幅13%;二是Reality Labs,收入8.25亿美元,同比减少42%。

Meta管理层在讨论业绩时表示,在今年前9个月,Reality Labs使公司的整体营业利润减少了约114.7亿美元,预计该部门的营业亏损将在2024年大幅增加。

当降本增效成为Meta的主旋律后,它的部分元宇宙计划按下了暂停键。遥想Meta刚入局元宇宙时,这个赛道在海外内都炙手可热。

游戏平台Roblox在2021年成为元宇宙第一股,上市首日股价即暴涨54.4%,仅一年,该公司市值从40亿美元翻至450亿美元。日本社交游戏巨头GREE宣布将开展元宇宙业务。微软在Inspire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宣布了企业元宇宙解决方案。

在国内,字节跳动斥巨资收购中国VR创业公司Pico(小鸟看看),阿里巴巴、百度等也纷纷入局元宇宙,生怕错过了风口。

如今,再搜“元宇宙”,热度曲线都贴地了。

元宇宙热度骤降(源自谷歌搜索)

Meta打头收缩后,全球企业从元宇宙赛道“大撤退”的步伐也开始了。

Meta最初计划在 2023 年下半年生产 700 万台 Quest 3 ,目前已经调整为 200 到 250 万台。2024年,Meta 预计发货数量也将减少至 100 万台。

被字节跳动收购两年后,Pico大收缩,团队规模从 2000 人收缩至 1000 人左右。根据 IDC 2023 上半年数据,在过去两年里,Pico在国内维持了接近 60% 的市场份额,但从业务体量上来看,Pico 很难为字节做出太多贡献。就在今年初,Pico 将年度销售目标下调至 50 万台,这个数字较去年收缩 50%。

2023年,腾讯几乎解散了XR团队,宣布将变更硬件发展路径,该公司XR内容生态负责人徐晨离职。而爱奇艺旗下VR公司梦想绽放被曝陷入经营困境,包括在职和离职员工在内,约有百人被拖欠工资,业务也基本停滞。

整个行业都在承受元宇宙泡沫破裂的压力。

虚拟空间集体“空城”

硬件销售不理想,元宇宙空间也半死不活。

2022年,Meta虚拟世界平台Horizon Worlds正式迈出了让元宇宙成为现实的第一步。然而,内部世界并不如这个平台的预告片那么光鲜亮丽,上线3个月后,月活跃用户只有30万人。

去年有网友爆料称,Horizon Worlds实际只有38个真实用户。有Youtube博主亲身调研发现,真实情况虽不像爆料说的那样“凄惨”,但也远算不上乐观,Horizon Worlds的日活大概率只有1000人上下。他又试着统计了热门榜Top20虚拟星球的玩家总数,发现只有902人。

Horizon Worlds的半身人曾被吐槽

玩家“比珍稀动物还要稀缺”是当前元宇宙空间的真实写照。

直面窘境,微软2023年1月宣布关闭 3D社交虚拟空间AltspaceVR ,以削减成本;此外,微软还退出了其他几项 VR 计划,并裁员 10000 名员工。AltspaceVR于2023年3月10日正式退场。

国内厂商的元宇宙空间也几乎全军覆没。

百度希壤到现在也依旧是个只能闲逛的无聊的产品。最近,希壤打造了轻量化小程序入口,无需下载APP即可从微信小程序或百度APP中的小程序快速进入元宇宙会场,同时还支持一键分享。但无论是更新成什么样子,最终的问题是,这款号称元宇宙空间的产品无法提供沉浸感,只能盯着手机屏幕“跑图”。

不仅是希壤,茅台的巽风、周杰伦的音乐空间等等,既没有游戏的可玩性,也没有元宇宙的沉浸感。手机或电脑屏幕里的虚拟空间们,几乎都在短暂热度过后会沦为一座座“空城”。

为什么支持连接头显的Horizon Worlds与AltspaceVR也必行?有网友一针见血:“没有头显,什么也体验不了,但有了头显发现,还不如不体验。”

元宇宙的软硬件彻底脱节了。

硬件更新在即

概念火时,资金涌入,各个企业争相抢食,然而当大量虚拟空间、虚拟游戏等体验造出来后,人们发现,进入这个虚拟世界“门钥匙”还远远跟不上人们对元宇宙的畅想。

VR头显笨重,好内容稀缺;AR可以做到轻薄,但之于普通用户的作用仅限于在虚拟大屏上看片儿、打游戏。AR/VR设备不仅无法达到元宇宙愿景中所描述的高度拟真与互联互通,动辄大几千的价格也实在让人担心买来“吃灰”。

“元宇宙商业之父”马修·鲍尔曾指出,元宇宙的前提是互联互通,即在不同自治系统之间交换数据,虽然XR技术取得了显著的进步,但是要实现高度逼真的虚拟体验还有许多技术瓶颈尚未突破。

从2021年折腾到现在,布局元宇宙的企业们也发现,想要走上这条路,必须迈过硬件这道坎。

于是,分水岭出现了。在这条时间漫长又耗资巨大的路上,一些企业选择战略收缩,以自保为重,比如Pico。但也有一些企业站了出来,试图颠覆市场,比如苹果的Vision Pro。

对于Vision Pro,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将该其描述为空间计算机,这是与Quest3、Pico等虚拟现实设备最大的不同。它利用摄像头和传感器带来的颠覆性体验是,在用户周围的实时环境中置入用户熟悉的IOS应用,而操作无需任何手柄,仅通过眼动和手势就能执行。

苹果应用程序借Vision Pro悬浮在空间内

比如,苹果手机或电脑中看到的各种图标,可以悬浮戴上Vision Pro后空间内,并通过眼睛和手势操作应用;巨型的虚拟电影屏幕也会出现在眼前;迪斯尼乐园直接搬到你身边,米老鼠站能在沙发上和你聊天……它集成了游戏、工作、休闲几乎生活中所有基本功能,实现了在虚拟空间中办公、娱乐的可能。

可以说,Vision Pro是彻底打破了虚拟与现实边界的一款头显产品,按照计划,本月它将先在北美发售,预计年底或明年年初进入中国市场,而它的第二代已经在研发中了。

苹果这款产品或将重新定义元宇宙硬件的标准,Meta、三星也可能在最强王者的倒逼下迭代新品。中金公司研预测,Vision Pro的体验反馈或将超出市场预期,推动零部件创新如硅基 OLED、IPD 瞳距调节等技术的发展,进而推动VR出货量重回增长。

2024年,元宇宙虽凉,但硬件的更新将为它带来一线光亮。

元宇宙日爆 元宇宙日爆
0
0
发布评论
后可评论
0/1000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来抢沙发

猜你喜欢 换一批
数据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