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将世界推入“全域竞争时代”

AI将世界推入“全域竞争时代”

“谁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导者,谁就将成为世界的统治者。”2017年9月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一群小学生这样说。3天后,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的创始人、科技大佬马斯克发布推文说,他认为在国家层面争夺人工智能(AI)优势最有可能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我们即将迎来AI时代,那么新的科技革命将给地缘政治和全球秩序带来哪些影响?其实,各国学者和媒体早已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广泛探讨。有观点认为, AI的快速发展将打破国家间的力量平衡,影响国际秩序的重塑,世界将迎来全域竞争时代,而各个大国也将进入混合竞争时期。

将打破各国间的军事力量平衡

一名负责监控东欧地区的军事操作员突然收到AI平台的警报:敌军正在边境附近集结军事力量,于是这名操作员要求AI平台推测正在该地区活动的是敌人的哪些部队,并让平台发送命令,派遣无人机前往上述地区拍摄照片以获取更多信息。

无人机传回的照片显示,边境附近有敌军的坦克和军用车辆。这时,在操作员的要求下,AI平台制定了3种方案对敌方进行打击,包括使用F-16战机、远程火炮和“标枪”反坦克导弹。在制定方案并发送命令时,AI平台还搜集了关于本国军队是否拥有足够的“标枪”导弹来执行任务的信息。

这就是今年4月26日,美国科技公司Palantir为推销其AI平台而制作的宣传视频。这款名为AIP的软件能在网络上运行类似于GPT-4的大型语言模型。在视频中,操作员就是使用ChatGPT风格的聊天软件来命令无人机进行侦察、生成攻击计划,并对敌人进行通信干扰的。

知识和科技是塑造地缘政治的重要力量。自古以来,重大技术创新和科技革命会让一个国家军事实力大增,从而打破国家间的力量平衡,进而带来地缘政治变化。西班牙殖民者弗朗西斯科·皮萨罗曾挥舞着火枪打败印加帝国,美国准将马修·佩里则乘坐蒸汽船迫使日本打开国门,而现在AI对一国军事力量的影响,将远超前几次科技革命。

2019年,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就曾警告称,AI将推动新武器和新战略的发展,其结果是打破国家间的军事力量平衡。谷歌前首席执行官施密特解释说,今天的AI系统不仅能够解析数以百万计的数据、识别其中的规律,提醒指挥官注意敌人的活动,还能自主作出决策。从Palantir公司的宣传视频中可以看出,AIP已经实现了这些功能中的大部分,而AI技术已经被应用在俄乌冲突之中。冲突爆发之后,乌克兰之所以没有如此前很多国家预料的那样迅速溃败,和西方科技巨头利用AI技术对其进行辅助和支持有很大的关系。

美国空军上校博伊德创造了“OODA循环”这一术语,指的是战斗中的决策过程,包括观察(observe)、定位(orient)、决定(decide)、行动(act)。AI能更快地执行OODA循环中的每一个环节,使冲突按照计算机的速度而非人类的速度进行,因此依赖人类决策者的指挥系统与复杂的军事等级制度将输给更高效的人机合作系统。美国原海军陆战队四星上将艾伦曾提醒说,AI与无数指数型技术的结合,将把我们推向一种不同形式的战争,届时通过估算服役人数来衡量一国军事潜力的做法不再可靠。

“过去塑造地缘政治的技术——从青铜到钢铁,从蒸汽动力到核裂变——基本上都是单一的。”施密特补充说,现在一国的力量并非源自其自然资源和财富或对某项技术的掌握,而在于持续创新的能力。美国曾在20世纪40年代享有核优势,然而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很快苏联也拥有了相关技术。相较之下,AI的发展,特别是如果一个国家能够在“通用人工智能”(AGI,是指可以完成人能完成的工作和智力任务的智能)领域取得进展,就能利用AGI开发出更先进的AGI,这将使该国在所有科学和技术领域取得领先地位。

国际经济格局将被颠覆,地区间不平等加剧

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主任沈阳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军事领域外,AI还将通过其他方式打破国家间的力量平衡、影响地缘政治,包括AI能够显著提升社会生产力,届时依赖传统经济模式或主要产业被AI替代的国家将在经济规模上被其他国家甩在身后,国际经济格局可能会进一步被颠覆。例如,未来AI会取代大部分客服工作,承接美国客服外包业务的印度,这个行业会受到冲击。

除了对各国的经济产生冲击外,AI也会对舆论宣传产生影响。沈阳表示,全球舆论阵地会汇集到那些拥有领先AI技术的平台,相关国家也会相应地占据舆论主导权。此外,不能掌握AI技术的文明将在文化传播与传承方面处于劣势地位。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安全计算实验室副主任严展宇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称,AI对国家力量的最直接影响是改变国家的产业结构,“如果AI与现有产业链建立系统性对接,实现产业更新换代,可以预想到,届时商品和服务的成本都会大幅下降,从而可能会形成新的国家贸易优势,打造新的国际金融与贸易服务中心”。

AI的发展可能令地区间的不平等加剧。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等媒体报道,OpenAI首席执行官奥尔特曼在美国国会作证时表示,关于AI的大多数讨论都发生少数国家,而全球大多数贫困和发展中国家对AI的关注和投资相对较少。有观点认为,在AI驱动的自动化改变就业模式后,一些国家的经济发展会占得先机,而那些缺乏互联网接入能力并依赖富裕国家援助的国家将被落下。一些学者担心欠发达国家和地区将成为“技术殖民地”。

沈阳举例说,当人形机器人大量进入工厂后,发达国家的生产成本将会下降,以地区分工为特征的“雁行模式”将被改写。生成式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发展将使得制造业更加“在地化”,全球产业链的转移速度将放缓、范围将收缩,欠发达国家产业升级的难度将会更大,这也意味着它们可能会失去变成发达国家的机会。沈阳认为,AI能力的悬殊将使得欠发达地区处于劣势地位,这虽然是不可避免的趋势,但加强真实世界的互联互通,例如加强高铁网络连接,在一定程度上能减缓AI对欠发达地区的冲击。

或诞生数字权力寡头

“面对数字巨头,谁能说自己是主权国家?”法国总统马克龙2019年对一些科技公司不断增加的权力表示担忧。美国科技网站TechCrunch等媒体认为,AI的发展将赋予民族国家以外的一批新地缘政治参与者权力,一些科技巨头可能成为权力寡头。

这种结论同样已在俄乌冲突中被证明。当乌克兰面临俄罗斯的攻击时,除了西方国家政府,基辅还求助于欧美多家科技公司。这些科技巨头不仅在本国的国内治理方面发挥着类似政府的作用,还在国际军事和政治领域施加重要影响。

不过,沈阳认为,掌握AI技术的公司想要成为权力寡头也不容易,在反垄断法的约束下,美国可能会将那些特别“巨无霸”的科技巨头拆分。

严展宇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AI对社会的影响中,存在科技、资本(企业)、国家(权力)三个维度,它们之间的相对关系是理解民族国家和数字主权矛盾的关键。现在的情况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科技和资本紧密结合,国家的角色和态度还比较模糊,无外乎是观望、反对和支持。以欧盟国家为例,它们对资本与技术的联合表现出深深的忧虑,因此欧盟国家对AI的发展采取了诸多限制性措施,以维护民族国家的权威和民众的权益。可以说,这种模式回归了国家,是用远期的技术前景来换眼下的民众利益。相较之下,在中国,科技、企业与国家比较完整地融为一体。在发展AI方面,三者事实上统一在总体国家安全观之下,其中国家从战略高度规划了AI的发展战略和安全战略。可以预见,中国的模式有望解决民族国家和数字巨头之间的分歧,在维护国家主权的基础上,减少对科技发展和企业行动的干涉。

数据、算力和算法将成为地缘政治战略资源

AI的发展还将改写人们对“地缘政治”的理解。美国《福布斯》杂志日前分析称,AI有可能重新定义国家之间、人与机器之间以及地球和宇宙之间的关系,人类生态系统将扩展至网络空间和太空,那么“地缘政治(geopolitics)”这个术语就应当延伸为“CGS政治(cyberspace,geospace and space politics)”,即关于网络空间、地理空间和太空的政治。

严展宇持类似观点。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地缘政治领域将深入到网络和认知等看不见但切实存在的领域。严展宇认为,数据、算力和算法将成为AI时代地缘政治的战略资源。在AI时代,这三类资源将成为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谁掌握数据,谁就掌握了地缘政治的基础优势,而算力和算法又与一国的硬件能力和科学水平高度相关。

这位学者还提醒说,一些关键矿产资源也将进入地缘政治的视野。当AI进入大规模应用时代,稀土、锂矿等资源将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并引发新的国际产业链竞争与地缘政治矛盾。可以预计,这些资源未来将与铁矿、石油、铀矿等传统地缘政治竞争要素相提并论。

大国混合竞争时期来临,韧性成为制胜要素

7月18日,联合国安理会将有史以来首次就AI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潜在威胁召开会议。《福布斯》杂志称,AI正在改变权力平衡,对全球和平与安全来说,每个国家各自为政的做法可能不是一个好消息。CNN和《华盛顿邮报》撰稿人吉蒂斯日前发文称,围绕AI的大国竞争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AI日益增长的重要性正与大国竞争以及逆全球化趋势结合,可能创造一个新的、也许不那么稳定的地缘政治格局。

“世界将迎来全域竞争时代。”严展宇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AI的快速发展为全球政治正式进入陆、海、空、天、网、脑的全域时代提供了技术可能,全球政治的联动不再是经济、政治、文化等领域的复合,而是作用场景的复合。此外,大国将进入混合竞争阶段,上述6个领域的竞争不是独立的,而是任意组合、彼此交织、互相影响的,全球政治将呈现出高度混合状态,比如网和脑的组合呈现为“认知域竞争”,空、网、脑的组合出现了新型的定向动能武器。

严展宇认为,在AI时代,韧性成为一个国家的制胜要素。AI一方面让国家更难对各类混合攻击采取预先防御措施,另一方面也使国家能够以更隐蔽的方式对内对外施加影响力,因此AI时代的全球政治在很大程度上是各国韧性的竞争,关键是谁能够在高强度、低烈度、全时性的大国互动与竞争中获得存续能力。严展宇表示,想象力竞争成为未来全球政治的关键领域。AI对全球政治的具体影响还在发酵阶段,许多新技术、新观念、新战略还在酝酿之中,全球政治正处于比拼战略和技术想象力的关口。谁能率先将AI技术更有效地转化为综合国力与对外战略,谁就能率先取得竞争优势,获得AI时代的全球治理话语权。

元宇宙资讯 元宇宙资讯
0
0
发布评论
后可评论
0/1000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来抢沙发

猜你喜欢 换一批
数据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