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顶流“塌房”引发的思考:虚拟偶像能否逆袭成功?

偶像顶流“塌房”引发的思考:虚拟偶像能否逆袭成功?

近期,明星蔡徐坤的负面传闻引起了广泛关注,视频平台下架了他的相关视频参演的节目延期播出,品牌方官方微博也无法搜索到与相关的内容这一事件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包括他所关联的公司遭到异常处理、多家大牌代言合作受到影响等。

明星每一起事件都对其代言的品牌和参演的影视作品、综艺节目等造成严重负面影响。在主管机关加强艺人艺德治理的大环境下,真人偶像的“塌房”风险成为困扰广告主或制作方的重要问题。在这方面,虚拟偶像无疑具有很大的先天优势。与真人偶像相比,虚拟偶像突出的特点是人设稳定和可控性强,甚至被冠以“永不塌房”。

所谓虚拟偶像,是指通过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人工智能、运动捕捉、实时渲染等技术手段制作的数字化人物形象。相较真人偶像,虚拟偶像跨越了空间藩篱,可以全天候一对一陪伴用户,让用户沉浸式地感受偶像,同时虚拟偶像“永不塌房”,具备可塑可控等诸多优势,也承担着包括品牌代言、形象展示、商业变现等价值。

本文将针对国内五大虚拟偶像及其运营模式、未来走向进行介绍,从而去看该行业现状及发展趋势。

 

国内五大出圈虚拟偶像盘点

2022年,国内虚拟偶像行业蓬勃发展,一时间,虚拟歌手、虚拟主播、虚拟up主、虚拟博主、虚拟主持人等各种虚拟偶像层出不穷。据艾瑞咨询《2022年中国虚拟偶像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中国虚拟偶像市场正处于高速发展期,22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市场规模预计可以达到13亿元。各位虚拟偶像在如此“内卷”的环境下也是各出奇招,在不同领域花式出圈,本文将盘点今年大火出圈的五位虚拟偶像。

柳夜熙,一个会捉妖的美妆达人,曾凭借柳夜熙仿妆系列等话题牢牢占据抖音热榜,成为一众短视频博主的流量密码。单个视频上线3天狂揽200万+粉丝,超过200万点赞,并与vivo、小鹏汽车、SK-II等品牌强强联手,为品牌带来巨大曝光,称得上是“现象级”虚拟偶像。

A SOUL是乐华娱乐与字节跳动共同推出的虚拟女团,结合了国内最丰富的娱乐与技术资源,凭借优秀的业务水平成功吸引一批黏度极高的粉丝,迅速跻身“顶流”行列。出道不到一年时间,就打破了B站虚拟UP主直播打赏金额及舰长数量的纪录,后续也是一直牢牢占据B站虚拟UP主第一梯队。

“孔襄”作为遥望科技推出的虚拟数字人,出道之作便搭档贾乃亮,并多次冲上微博、抖音热搜,引发多方关注热议。不仅如此,孔襄还是诸多品牌进军元宇宙的“首选搭档”,一出道就有三大品牌同时官宣孔襄成为他们的首位虚拟人品牌挚友,随后更拿下斯凯奇、Dior迪奥等诸多品牌合作,其商业价值和知名度也在一众虚拟偶像中逐渐凸显。

__Ling凭借独具特色的国风标签,吸引了一大波粉丝,以AI选手身份参加《上线吧!华彩少年》后更是一炮而红。正式出道后与特斯拉、36氪、Keep、百雀羚等品牌都开展了合作。在时尚资源方面,翎也是独树一帜,不仅成为首位登上《Vogue me》的超写实虚拟KOL,还受宝格丽邀请参与拍摄Magni-Fashion主题大片。

AYAYI凭借一张“虚实难辨”的照片在小红书正式出道,之后凭借着超高的颜值迅速在社交平台刷屏。截至目前,AYAYI的这张图在小红书上已经收获了超过10万次点赞和1.4万收藏。AYAYI“诞生”后也是商约不断,目前已经和娇兰、保时捷、安慕希等品牌达成合作,还作为“天猫超品日的数字主理人”入驻了阿里

 

虚拟偶像运营模式

根据虚拟偶像背后运营主体的不同,虚拟偶像可以分为个人势、企业势、社团势三种。

个人势指虚拟偶像背后的运营主体是个人,例如虚拟偶像@格蕾缇娅Gretia就是B站UP主@Lemon夹子个人运营的企业势指虚拟偶像背后的运营主体是公司或者事务所,拥有专业化的团队,分工细致,各司其责,共同负责虚拟偶像的企划和运营,例如A-SOUL、Hololive、量子少年和彩虹社等社团势是介于个人势和企业势之间的一种形态,其背后的运营主体是部分虚拟偶像或具有共同兴趣的人组成的松散的组织,例如oveRidea等

鉴于虚拟偶像的研发和运营对技术具有很强的依赖性,而这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投入,因此虚拟偶像多数以企业势为主,在国内尤其如是。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三种运营方式之间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发展良好的虚拟偶像其可能会由个人势转变为社团势甚至企业势;一些原本企业势的虚拟偶像也可能变成个人势,例如虚拟偶像Azulim原本是企业势,后来经历一系列变化,2020年7月之后转变为个人势,由其中之人个人运营。

 

虚拟偶像未来走向哪里

当然,每一位虚拟偶像都有一个明确的人设,对背后的技术团队要求极高。目前,虚拟偶像市场还不完善,没有明晰的打造流程。

鲲鹏金翅CEO徐鹏直言:“社交网络为虚拟人的走红提供了基础场景。想要获得持续关注且具备更有价值的变现能力,不少运营公司开始尝试更多的营销方式。在图文及视频传播外,虚拟人正在往更立体更接近用户的方向发展。参加线上活动、综艺节目、大型晚会等成为一些虚拟人快速提升曝光量的途径。”

由此可见,因为技术门槛较高,虚拟偶像依然还存在一些无法解决的“痛点”。其次,在培养成本上,虚拟偶像比一个真人偶像的价格高得多,一般虚拟偶像制作一首歌时长的成本就要在十万元左右;如果结合歌曲、舞蹈以及MV内容,成本即可达100万元;如果要举办虚拟偶像的专场演唱会,成本高达2000万元。随着技术的成熟,虚拟偶像的生产成本也在下降。

但是,相对于真人偶像而言,虚拟偶像有着真人偶像不可比拟的优势,例如可塑性、可控性、更多的发展可能性,它能够让偶像不受时间和空间的影响,具有很大的灵活度。未来,外表这个问题在虚拟偶像领域不再是主要壁垒,人格魅力究竟会展开什么样的竞争,也很值得期待。娱乐营销专家胡洋表示“虚拟偶像综艺如果能重视内容制作、技术升级、保证现场调配等等,会更容易虚拟偶像优势发挥,再借助5G和大屏投影,虚拟偶像的成功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投研政 投研政
0
0
发布评论
后可评论
0/1000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来抢沙发

猜你喜欢 换一批
数据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