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全面参与影视制作 人类还能做什么

AI全面参与影视制作 人类还能做什么

最近,一部名叫《神女杂货铺》的24集网剧正在某视频平台播出,每集8分钟,讲述了一个现代女孩穿越进游戏的奇幻故事。坦白说,这并不是一部“爆款”,但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一部值得关注的影视作品,毕竟,剧中演员已不全是“人类”了——数字人“果果”完成了她的“出道”首秀。而且和以往的数字人相比,这一次,“果果”和人类演员“平等”地进入影视圈,不点破她的身份,观众甚至无从察觉。

作为《神女杂货铺》的总制片人,这部短剧更像是陈洪伟的一个实验。在中国青年报社“温暖一平方”直播间接受记者专访时,他解释,目前数字人的技术逐渐成熟,开始拥有定制的角色甚至剧集,接下来需要完善的是艺术层面,比如人物审美、微表情的拿捏、光影与剧集的融合等。

近年来,AIGC(Artificial Intelligence Generated Content 人工智能生成内容)是一个热词,影视行业亦不例外。陈洪伟坚信,“未来影视行业的真正变革是因为技术的进一步发展”

一、从“数字电影”转向“引擎电影”

陈洪伟是80后,大学一毕业就进入万达院线,已经做了快20年电影,“在电影院卖过爆米花”,之后历任万达影业副总经理、腾讯影业副总裁,主要工作内容是做面向制作与发行的电影制片管理,从一部电影的策划创意开发,到投融资制作,再到终端的营销与发行。如今,他依然是活跃在电影产业前沿的资深制片人与探索者。他的制片人履历中,不乏《十万个冷笑话》系列、《滚蛋吧!肿瘤君》等大家耳熟能详的影片。

“其实,我毕业之前就在数字院线实习过。”陈洪伟说,“我喜欢电影行业,但并不是执迷于电影的某个内容,也不想做导演编剧,我更感兴趣的是电影作为一个内容的传播方式。当电影还是1.3K的时候,我写的硕士毕业论文就是关于未来的全数字化电影院线”。

2021年,陈洪伟又回到学校,成为北京电影学院的一名博士生,主要研究方向依然是他热爱的数字科技。他注意到,新冠疫情让影视拍摄一度陷入停滞——人们无法外出,却客观上让虚拟拍摄技术进入爆发式增长的状态。

陈洪伟介绍,好莱坞的《曼达洛人》第一季就有超过50%的内容采用虚拟拍摄,不需要外景,演员们置身于一个半圆形的LED影棚中表演。但在陈洪伟看来,虚拟拍摄只是一个过渡阶段,虚拟制片的未来大可以更“激进”一些,完全抛弃实拍,从“数字电影”转向“引擎电影”。

事实上,游戏引擎与电影制作结合的案例我们都已经见过了,比如《头号玩家》和《狮子王》真狮版,都把知名游戏引擎Unity 3D作为辅助工具运用到拍摄中。“当然,这些电影仍属于传统数字电影的范畴,因为主要的拍摄方式还是绿幕和演员的动作捕捉为主。”陈洪伟认为,未来,“引擎电影”是可以替换掉一部分真人电影的存在,“当现实世界的‘数字资产’积累到足够丰富,观众就无法分辨是真人实拍还是引擎制作。这也是行业内许多从业者正在探索的方向。”

2022年《爱,死亡和机器人》第三季中的《吉巴罗》,将手绘图像与计算机生成的图像结合,完全没有使用动作捕捉技术,已经极其逼真。再加上VR(虚拟现实)越来越热,“引擎电影”不但在经费上优势明显,还在体验感上远超一般的数字电影。

陈洪伟认识不少“片场都没去过、摄影机都没摸过”的年轻导演,他们依靠引擎技术,做出了不乏创意与风格的影片。比如,B站上有个名叫“小铁片片片”的UP主,是一名在校研究生,没机会也没钱拍片子,但结合自己打游戏的经验,自学编程,制作了刘慈欣的《全频带阻塞干扰》视频。当然这只是一个电影爱好者的尝试,离真正的电影还有距离,但影视行业的未来,或许就在这些年轻人的探索中。

二、“数字资产”越来越重要,创造一个“元宇宙”

在影视行业,AI不仅能够表演、拍摄,还能写剧本。今年3月22日,美国编剧公会表示,他们将允许Chat-GPT为代表的AI技术应用于剧本创作中,前提是不影响编剧署名与分成。他们明确提出对AI使用的管理诉求:一是AI不能用人类编剧素材做训练,二是要求奈飞等不得使用AI进行编剧创作。

一个最直接利用AI的方式就是产出分镜头故事板。陈洪伟透露,他目前正在跟进的项目,分镜头的产出就完全交给了Midjourney(一款AI绘图工具),直接帮项目省下了几十万元的成本。

“相比过去的纯文字剧本。未来AI全面进入影视制作流程后,剧本对于画面场景的描摹将会被重视。把具体的生活情景提供给AI,AI就能输出人们想要的效果。”陈洪伟说,所以,“数字资产”就显得越来越重要。

“数字资产”包括数字人、场景、道具等,为现实世界做一个“数字孪生”,或者用一个时下流行的概念来说,创造一个“元宇宙”。这个“元宇宙”中的内容越丰富,AI影视就会越接近现实质感,且高效、便宜。“我保证,数字人永远不会要求涨薪,而且绝对不会‘塌房’。”陈洪伟笑言。

AI让普通人成为导演

陈洪伟坦言,现阶段AI参与影视制作的优势在于成本低和效率高,但困难仍在——“缺乏一站式的工具,创作者使用起来有门槛。比如,现在普遍用的是OpenAI的通用模型,但国内处于绝对主流的、稳定应用级的大模型尚未诞生,所以全面改变行业还需要一些时间”。

与此同时,全世界电影人面对AI都处在同一个技术起跑线上,这是中国电影弯道超车难得的历史契机。陈洪伟的项目储备中,就有与好莱坞制作人共同在AI技术应用领域进行合作的探索与尝试。“与其回避创新,沉浸在旧有的舒适的体系框架内,不如自我突破,全面拥抱AI带给我们的各种可能。”

陈洪伟总结,AI影视制作可以分为3个板块:一是数字资产,这是“算据”,演员、场景、道具都属于此;二是数字引擎,这是“算法”,未来没有摄像机,可完全用引擎操控;三是AI的全面介入,“此时人类导演就是一个上帝般的存在,只需要把数字资产给到AI,告诉AI想要什么风格、多少时长等要求,AI给出各种画面选择,人类要做的,就是选择”。

AI全面参与影视制作,人类还能做什么?在陈洪伟看来,AI是工具,如果你是一个“工具人”,那就迟早会被替代。“创作分两种,从零到一和从一到无穷,AI解决的是从一到无穷的部分,至于从零到一,作为人的创造性不太可能被完全替代。”

“你不必会摄像、剪辑,你只要有审美、有想象力、有创造力,AI就能来帮你实现。让普通人成为导演,给了更多普通人机会,这是科技最迷人的地方。”陈洪伟说。

中国青年报 中国青年报
0
0
发布评论
后可评论
0/1000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来抢沙发

猜你喜欢 换一批
数据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