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为王慧文兜底:美团正式卷入大模型之战

王兴为王慧文兜底:美团正式卷入大模型之战

据说在创业者中,90%都有抑郁症。这种说法虽然有些夸张,但在创业的高压之下,心理和情绪出问题的并不少见。

四个月前刚刚宣布要进军AI的王慧文,不幸成为其中之一。

据美团在港交所的公告显示,因个人健康原因,王慧文不得不提出辞去公司非执行董事、董事会提名委员会成员和公司的授权代表证券上市规则职务的请求,而这一决定将从次日起正式生效。

在此之前,王慧文已经离开了他创办的光年之外。随后在6月29日,美团发布公告,宣布将以现金约2.33亿美元、债务承担约3.67亿元及现金1元,完成人工智能公司光年之外境内外主题100%股权的收购。

四个月的时间,两个“老王”在AI赛道上完成了一次“二人转”。

一、王慧文的四个月

2023年初,ChatGPT横空出世,AI浪潮开始席卷全球。2月11日,已经几近“退休”状态的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重新出山,高调宣布进军AI领域。

“我当前不懂AI技术,正在努力学习……即便只有一个人,我也要出发。”王慧文的态度很坚决。

(左起:王慧文、真格基金合伙人戴雨森、刘元、出门问问创始人李志飞)

当时,他表态自己将出资5000万美元,但自己不占股份,资金占股25%,剩余的75%的股份则用于邀请*研发人才,以此打造中国的OpenAI

“AI英雄榜”一出,应者云集。

美团创始人王兴在朋友圈激情发文,表达自己对王慧文创业项目的支持:“AI大模型让我既兴奋于即将创造出来的巨大生产力,又忧虑它未来对整个世界的冲击。老王和我在创业路上同行近二十年,既然他决心拥抱这次大浪潮,那我必须支持”。

王兴透露,其个人将参与光年之外的A轮投资,并出任董事。

很快,智源研究院副院长刘江、“搜狗输入法之父”马占凯先后加入光年之外。这两位都来自“美团系”,其中,刘江曾在美团技术学院担任院长,马占凯自2010年起曾担任美团的产品顾问。

融资方面,除王兴外,快手创始人宿华也以个人身份投资光年,腾讯也被曝在投资方之列。而据王慧文透露,在他发布“AI英雄榜”之前,光年之外便已提前锁定下轮融资*VC价值2.3亿美金的认购。

可以说,王慧文的光年之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AI领域新贵。

2023年4月,诞生仅2个月,光年之外的估值已超过10亿美元,跻身独角兽之列。同月,光年之外完成收购由清华博士袁进辉2017年创立的北京AI大模型公司OneFlow一流科技。

4月6日,王慧文带着马占凯、刘江、袁进辉等创业团队的成员,一起搬到了光年之外位于搜狐网络大厦的新办公室。开工仪式当天,在场的几人还一同吃了蛋糕庆祝这一全新的开始。

4月中旬,一流科技完成工商变更,光年之外成为一流科技的*股东,法人也变更为王慧文。此外,光年之外还与两家AI初创公司面壁智能、深言科技进行过接触。

王慧文率领的光年之外发展的速度很快,可以说是狂飙突进。但是,进入5月之后,情况开始急转直下,问题就出在王慧文的个人健康问题上。

其实早在2020年宣布从美团“退休”时,王慧文在告别信中就曾提到:“一直以来我都不能很好的处理工作与家庭、健康的关系。”

对于创业者来说,抑郁症是一个高发的心理疾病。纪录片《燃点》曾做过一次范本为5000位创业者的调查,结果显示,超过半数创业者每周工作超过60小时,他们觉得自己离家人朋友越来越远,内心非常孤独焦虑;七成都处于高压力状态,甚至有7%的创业者觉得创业影响了他们的性生活。

“创业真不是人干的事”雷军曾如此说。压力、焦虑之下,强悍如任正非、张朝阳、毛大庆等商界名人都曾被抑郁症困扰。

就在最近,《华尔街日报》报道,特斯拉老板马斯克正在使用小剂量的氯胺酮来治疗抑郁症。

王慧文的因病退出,确实是光年之外的意外事件。而随着他的退出,光年之外将向何处去,也成为最令外界关注的焦点。

二、公私两面,都要入局

王兴出手了。

于公于私,从王慧文手中接过光年之外的人,他都是最合适的一个。

从个人感情上来说,王兴和王慧文之间的关系是互联网的一段佳话。两人不仅是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的同学,还是睡在上下铺的兄弟。

王慧文曾说:“跟兴哥(王兴)同宿舍,是我生命中另外一个巨大的运气”。而谈到“老王”,王兴同样不吝赞美,“老王(王慧文)和我是有共同志趣的同学和室友,是携手创业的搭档和并肩战斗的战友,更是可以思想碰撞、灵魂对话的一生挚友。”

两人不仅是同学,还是创业路上的同路人。读书时,王兴、王慧文一起凑钱买电脑;创业之后,两人联手创办了曾经在学生群体中风靡的校内网、以及目前在本地生活领域拥有龙头地位的美团。

外界将王兴和王慧文并称为美团的“二王”。

所以,王慧文宣布进军AI创建光年之外后,王兴*时间为好兄弟站台,并掏出真金白银支持。而在王慧文因病退出后,还是王兴快速出手,接过了群龙无首的光年之外。

当然,作为企业家,王兴主导美团收购光年之外,并不仅仅是兄弟情谊。生意的归生意,对于美团来说,爆火的AI赛道是其必须布局的一个领域,而光年之外的实力和人员结构,也有望成为美团的一大助力。

其实,在收购光年之外之前,美团就已经着手大模型相关的研究。据说,王兴每隔一两周就会亲自向算法团队负责人询问大模型的进展,而美团最高决策机构S-team对AI也非常关注。

美团方面认为,光年之外是中国*的AGI创新者,其致力于推动AGI在中国的实现及全面普及,且光年之外目前的管理与技术团队具有开发深度学习框架的高水平经验。

通过此次收购,美团有望获得*的AGI技术及人才,进而有机会加强其在快速发展的人工智能行业中的竞争力,并更好地履行自己的使命。所以,从王兴“公”的一面,收购光年之外也正中下怀。

而从王兴此前投资光年之外的角度来说,美团此次的收购算得上“平进平出”,美团基本没有付出额外的代价。

中信证券的研报认为,尽管光年之外创立仅数月,但经由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号召、汇集AI国内*人才组成的团队规模已达70人,对于美团而言可谓通过平价交易获得了一笔宝贵的资源。本次收购,将有助于美团获得*的AGI技术和人才,强化内部团队能力,提升其在人工智能行业中的竞争力。

那么,如火如荼的AI赛道,美团能够杀出重围吗?

三、AI,美团要继续卷下去

当前的AI赛道,随着各大厂商纷纷宣布进军大语言模型,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

“ChatGPT的横空出世,激活了科技巨头的激烈竞争。”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沈阳说。他认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移动互联网行业处于收缩状态,硬件销量(增速)下降,软件格局出现一定程度的固化。”但是,ChatGPT使得众多行业公司加码或者调转船头,评估AI市场的未来。

这种情况下,AI赛道的市场潜力开始被重视。

据中国信通院测算,2022年我国AI核心产业规模达5080亿元,同比增长18%。而另据天眼查方面的不完全统计,AI产业自2023年1月至5月,融资事件合计发生143起,融资金额已经超过800亿元。

据节点财经不完全统计,目前华为、阿里、百度、360等大厂已先后发布了自家的大模型产品。而截至目前,国内10亿级参数规模以上的大模型已发布了79个。

百度的文心、华为的盘古、阿里的通义千问、360的智脑、科大讯飞的星火、商汤的大模型、字节的火山平台、腾讯的MaaS平台……

一如当年美团崛起时的“千团大战”,如今在AI赛道中,也在上演“万模大战”。

如此激烈的竞争下,不难想象王慧文面临的压力。如今,接力棒到了王兴手上,要在这么多对手中站稳脚跟,他和美团要做的还有很多。

2023年5月25日,王兴在美团的财报电话会上首次对外谈论大模型对美团业务的潜在作用,并正式披露美团正在研究和开发基础模型以及应用,并表示对外部技术合作和投资机会持开放态度。

王兴认为,从长远来看,AI可能会对社会各方面产生根本性的影响。但是,对美团在AI方面的进展,他没有披露更多的内容。

其实,与文心一言、通义千问和360智能的大模型类似,美团想要切入AI赛道,大概率也要从自身原有的业务开始,找到大模型的具体应用。

据《豹变》报道,一位美团内部人士透露,“美团要做的不只是大模型,还要与自身业务相结合,做的是大模型的垂类领域,方向太多,都还在摸索。”而无论美团选择的方向是什么,收购光年之外后,其在AI赛道的实力有望得到了加强。

当然,光年之外创立4个月来,尚未对外披露过具体的大模型研发进展,真实实力没有显露。对此,美团对外表示,并购完成后,将支持光年团队继续在大模型领域进行探索和研究。而光年团队与美团内部大模型团队具体如何分工,不得而知。

但不论如何,王兴接过王慧文留下的光年之外,对美团进军AI赛道利大于弊。至少在王慧文掌舵的4个月中,招揽了一批AI领域的人才,这是一笔非常宝贵的资源。

如何发挥光年之外的潜在价值,在“万模大战”中闯出一片美团自己的路,是王兴*的考验。也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好兄弟真正安心养病。

节点财经 节点财经
0
0
发布评论
后可评论
0/1000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来抢沙发

猜你喜欢 换一批
数据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