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好莱坞大罢工:AI正成为冲突的核心

2023年好莱坞大罢工:AI正成为冲突的核心

全世界都在关注的“好莱坞大罢工”,仍在持续。

这场自2023年5月2日开启的罢工行动,是好莱坞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接近两个月时间过去,不仅没有熄火的趋势,反而愈演愈烈——从最初1.1万名编剧参与,逐渐卷入了包括导演、演员等多个演职人员工会。多档热门节目和剧集停播、停拍,整个美国影视行业陷入混乱。

2023年6月21日,数千名编剧工会成员在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区的泛太平洋公园游行,是目前罢工行动的最新进展。

一、一场“事先张扬”的罢工行动

这次罢工的起因,简单来说,就是编剧人员所属的工会WGA,未能与代表好莱坞几大工作室的AMPTP在新一轮的合同上达成一致——前者是“美国编剧协会”(Writers Guild of America),后者是“电影和电视制片人联盟”(Alliance of Motion Picture and Television Producers)。

早在今年4月,11500名美国编剧协会成员就经过投票,压倒性地同意,如果新合同未能签署,就将举行罢工。结果,在5月1日旧合同到期后,新的合同还杳无音讯,于是第二天罢工就开始了。因为参与主体主要是好莱坞的编剧与演职人员,所以这场罢工行动就被称为“好莱坞大罢工”。

双方未能达成一致的焦点在于加薪协议。WGA要求为编剧人员争取接近6亿美元的加薪总额,但AMPTP否决了这一要求。AMPTP背后的阵营包括亚马逊、迪士尼、环球影业、派拉蒙和Apple等大型公司与影视平台。

好莱坞历史上已经发生过多次罢工,而每一次罢工,都对美国的影视行业产生巨大影响。上一次同等规模的编剧罢工发生在2007年,持续了100天,仅在加州就造成了30多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包括《实习医生格蕾》《绝命毒师》在内的多部节目受到影响,被取消或延迟。

这一次罢工也不例外。除了《吉米·法伦今夜秀》《周末夜现场》等多档夜间脱口秀节目停播之外,根据《华盛顿邮报》的统计,目前已有二十余部影视剧集或项目受到了影响,包括正在拍摄的《怪奇物语》最终季、《阿凡达》和《星球大战》的续集、《权力的游戏》衍生剧《七国骑士》等等。[1]因为没有编剧,这些剧集无法继续拍摄,一些夜间节目则以重播旧节目暂为替代。

由于罢工的溢出效应,与影视相关的行业也受到波及。包括道具制作公司、设备公司、运输司机等从业人员,甚至是拍摄现场的餐饮工作人员都可能失去工作。

但罢工也不一定完全没有正面作用。2007年的编剧罢工就推动了对剧本依赖程度较轻的真人秀节目的崛起,例如在全球范围内大火的《与卡戴珊同行》,就是这次罢工的产物。

除了编剧,好莱坞的演员和导演们也正在就新一轮的合同与AMPTP进行谈判。代表16万名电影和电视演员的工会SAG-AFTRA,正在与AMPTP就6月30日即将到期的合同进行谈判。工会成员以压倒性的投票结果(98%)授权工会领导人,如果6月30日之前未能达成新的合同,也将像编剧一样举行罢工。

演员的罢工将导致好莱坞更广泛的停摆,目前双方已经从6月7日开始进行合同谈判。而美国导演协会(DGA)则已经与AMPTP达成协议,包括增加薪酬(3年内加薪12.5%)和福利待遇、提高流媒体内容分成以及防止人工智能滥用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2007年的罢工行动中,DGA就率先谈妥了合同,编剧被迫同意类似条件而草草结束罢工。

但从目前的走向来看,剧情不会重演,这一次编剧们似乎并不打算妥协。

二、流媒体时代,新的劳资冲突

根据WGA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过去十年间,作家-制片人的周薪中位数下降了23%。同时,美国编剧中有近一半(49%)在领取最低工资,他们的薪酬标准仅仅比10年前提升了16%。[2]

这听起来很令人匪夷所思。毕竟在过去十年,也是流媒体平台迅速发展、攻城略地的十年。网飞创下了一个又一个数据奇迹,并占据好莱坞半壁江山,大量的剧集被开发、拍摄、播出,创造巨额利润,与之对应,制作投入也在水涨船高。但编剧获得的收入却相当少,甚至一直在缩水。

这不得不提到流媒体平台对传统制作模式的冲击,以及由此导致的编剧收入下降等问题。

在影视制作行业,传统的模式是,编剧受聘写作剧本,然后收到预付款,并在节目重播时收到尾款。一部剧大概会雇佣7-12位编剧,他们集中在writer's room(编剧室)里,用时20周左右来撰写完整剧本。

但在流媒体的时代,writer's room变成了mini room(迷你编剧室)。制作方往往会要求编剧先完成大纲,或者试播集的剧本。而后续的剧本制作可能就与编剧无关了——要么整个项目会因试播集反响平平而停止,要么制作方会聘请要价更低的初级编剧,来根据大纲完成剩下的剧本。从制作方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模式花费更少,但对编剧而言,就意味着更低的薪酬收入和没有保障的工作。

即便有机会写完一整季的剧本,编剧能获得的收入也比以往更少了。原因是由于流媒体平台的播出特性,剧集往往都很短,而且集数更少。一般来说,传统美剧的集数在20集左右,但是流媒体剧集一般会在6-8集。同时,剧本的生产节奏也更快,传统模式下,编剧的工作往往会持续6-9个月,而流媒体把制作时间缩短到几个星期。这一方面意味着极大的工作压力,另一方面则意味着编剧的基本福利无法得到保障。因为实际的工作时间减少了,而制作方只有在编剧为他们工作的时候才会提供福利保障。

如编剧艾丽·艾德尔森所说,编剧行业正在从稳定的中产生活变成一种非常不稳定的生活,几乎是零工经济。

根据WGA的统计,编剧最低的周薪只有4546美元。虽然听起来这个数字不算小,但要知道编剧并不是领取固定工资,他们只在一年中很有限的一段时间才有工作。WGA谈判委员会联合主席ChrisKeyser表示:“我们今天到了此种地步并非自愿选择,而是因为大影视公司对作家收入和工作条件的钳制,将我们推向了生存的边缘。”[3]

WGA也在推动其它方面的改进,比如争取更高的剩余报酬,以及呼吁建立每个节目的编剧数量的行业标准。为了防止制作方聘请工会以外的编剧来撰写剧本以破坏罢工,WGA表示,在这段时间为制作方工作的编剧,将失去进入工会的资格。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编剧也在威胁,如果新的协议迟迟不能达成,将剧透已经写好的剧情。

三、AI生成内容,成为此次罢工的焦点

除了流媒体平台带来的冲击,AI特别是AIGC(人工智能生成内容)也已经成为了此次冲突的核心。

自2023年初以来越来越受到关注的ChatGPT,已经影响到好莱坞乃至整个影视行业。漫威最新播出的影视剧《秘密入侵》,就已经将AI运用于制作过程,生成了开场字幕,并饱受争议。

对于编剧来说,本就微薄的福利,很难再受得住AI就业替代的冲击。同时,AI训练的资料库,现有的剧本占其中很大一部分。这相当于是AI窃取了编剧的劳动成果,却不需要支付任何报酬。所以,针对AI的种种要求,成为这次罢工中的多方主体所争取的核心。

编剧工会WGA在谈判过程中要求不允许AI获得署名,并且不能要求编剧根据AI写好的内容进行修改,因为这样也会显著减少工作时长。与此同时,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制作方不可以将工会成员的剧本进行AI训练。导演工会和演员工会的谈判也聚焦于这一点,前者要求确认AI不能取代导演工会成员履行职责,后者则声明禁止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演员的肖像进行人工智能训练。

好莱坞对AI的态度,一直是模糊的。一些演员允许AI在他们死后克隆自己的声音,比如《星球大战》系列达斯·维德的配音演员詹姆斯·厄尔·琼斯。但放诸更广泛的影视行业,技术的影响需显然要被以更宽广的视野所看待,才能避免侵害不同群体的利益。

很难预料这次罢工什么时候能够结束,WGA在1988年的罢工持续了153天,2007年的罢工,从11月持续到第二年的2月,双方才达成协议。值得一提的是,这两次罢工也都是因为有新技术的出现,第一次是录像带,第二次是DVD,而这一次则是AI。

一如布莱恩·阿瑟在《技术的本质》中所总结的,经济会对新的技术体的出现作出反应,它会改变活动方式、产业构成以及制度安排,也就是说,经济会因新的技术体而改变自身的结构。新技术搅动旧的格局,自然而然也将带来新的问题、新的冲突,这将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无论结局如何,这次谈判的结果也都将像前两次一样,永远改变这个行业。

参考资料:

[1]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lifestyle/2023/06/15/wga-writers-strike-movie-tv-delays/

[2]https://www.wgacontract2023.org/updates/bulletins/writers-are-not-keeping-up

[3]https://www.wgacontract2023.org/strike-hub

腾讯研究院 腾讯研究院
0
0
发布评论
后可评论
0/1000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来抢沙发

猜你喜欢 换一批
数据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