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手办的持续赋能是潮玩前进的方向

数藏手办的持续赋能是潮玩前进的方向

唯一推出限定盲盒手办,盲盒内一个手办、一个开运签凭证、一个数藏凭证(1%嫦娥馆优惠券/版权品,99%元宇宙凭证)。

 

1. 一个兔子手办摆件;

2. 开运签凭证,集齐开运签可以合成「钱兔无量」数字藏品,可以寄售并且持续赋能大奖(有机会获得iPhone、iPad、PS5、Apple Watch、Switch、哈曼卡顿、戴森吹风机、拍立得、倍轻松等奖品);

3. 有机会抽到购买嫦娥馆的优惠券,或是版权品,或者是元宇宙空间的的跟随宠物。

 

数藏优惠券是唯一艺术在数藏圈的全新玩法,相当于现金优惠券,在购买藏品的时候直接抵扣。优惠券的玩法无疑会增加市场的流动性,甚至直接扩大市场规模,与其他领域跨界互动。

一份实体盲盒结合有手办和线上的幸运抽奖机会,将会是2023年的出圈爆款。

当以往的方法受到制约、限制,并且效果逐渐减弱,数藏结合手办是一条不错的路径。

也许我们观测到潮玩市场没有疫情前的火爆,但是根据数据调查还是稳步向前。潮玩最初萌芽于美国和日本,曾经在中国被冠以奢侈品、舶来品的头衔。而如今,中国潮玩市场的体量已经超过日本。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潮玩市场规模已经接近300亿元,2021年中国潮玩市场规模约为384.3亿元,预计2023年市场规模将达到571亿元。

自2019年起的复合年增长率基本都在30%上下浮动,如果持续按照该年均符合增长率继续成长的话,甚至可以预估到2027年,中国潮玩市场规模将突破1600亿元。

 

消费特征重合

 

近几年国内潮玩的发展是由新时代消费者推动的,根据克劳锐在线定量调研数据显示,新锐白领以50.6%的比例成为了潮玩最主要的消费群体,紧随其后的则是Z世代中的学生群体以及资深中产,分别以22.5%以及13.8%的比例紧随其后。

与数字藏品的用户画像一样,以“Z世代”为主力。与之前的文章(数实结合的路在“Z世代”社交圈中该怎么走?)与潮玩一样,Z世代对于数藏的认知度得益于互联网的熏陶和新时代消费理念的形成,逐步提高。

同时,这种新兴的消费理念也体现在Z世代追求社交认同与自我实现、愿意为知识以及喜欢的一切付费。对他们来说,这既是追求潮流消费的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他们回味童趣和幸福感的一种情感表达。

单纯的结合手办,是不够的

这次唯一的抱发兔限定手办,应该是计划的第一步,在去年年底定下的目标没变,在2023年的主要旋律还是破圈,但是如何破圈?方向在哪?其实在去年下旬原饿了么品牌合伙人、市场营销副总裁徐大钧加入唯一艺术,这个To B的方向就定下来了。也许我们会不禁的想,To B跟我没关系,发展重点不放在用户身上。

其实恰恰相反,目前市场流量的问题,并不是简单的做一两场盛大的活动就可以破圈。必须跨界互动,把不同领域的市场流量带进来。但另一方面,我们又不禁的想到,去年不是一直都有跟不同的领域的企业、项目跨界合作吗?怎么市场变化不大?

价值体现是在于应用,所有的NFT都需要回归到应用场景上。B端所带来的流量,如果没有绑定跟他们用户的相关利益,都难以跨出第一步去尝试新的事物。所以NFT的发展绝对不会停止在一张图片上,与B端创造一个NFT,绑定他们的产品、会员体系,甚至结合潮玩市场,与品牌IP一同打造一款手办盲盒,再关联NFT,作为破局思路都是很好的路径。

市场都是靠缓慢的积累,积累到一定的量,突然产生质变。而企业则是通过长时间的积累,然后慢慢的壮大,占领市场,等待的是一个风向。

NFT研究员 NFT研究员
0
0
发布评论
后可评论
0/1000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来抢沙发

猜你喜欢 换一批
数据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