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铸造上链(NFT行业几经浮沉 交易平台怎样合规避险)

nft铸造上链(NFT行业几经浮沉 交易平台怎样合规避险)

NFT行业几经浮沉 交易平台怎样合规避险

nft铸造上链(NFT行业几经浮沉 交易平台怎样合规避险)

近两年,NFT爆火,因其区块链属性带来的可追溯性和公开交易等特点,成为了新型投资方式。NFT一般指数字作品,就是将图片、文字、视频、音频等数字化的内容上传到区块链上,生成一串独一无二,不可互换,不能篡改的代码。NFT数字作品交易平台的出现,为NFT作品交易提供了新型商业服务模式。

据DappRadar数据,2023年1月NFT数字作品交易量和销售额激增,交易量达到9.46亿美元,这是自2022年6月以来的最高交易量记录。NFT的销售数量也比上个月增加了42%,达到920万件。

此类产品被公众不断看好的同时,其中涉及的合规问题也日益突出。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晓玲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NFT数字作品交易行为不断增多,平台合规问题逐步得到重视,各种政策、规范等正促使其在法律制度框架内有序发展。

“中国NFT侵权第一案”审结

平台应尽注意义务

不久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铸造”数字作品《胖虎打疫苗》被诉侵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了被告杭州原与宙科技有限公司的上诉,维持了杭州互联网法院所作原与宙公司立即删除在其平台上发布的NFT数字作品,赔偿深圳奇策迭出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经济损失等共计4000元的一审判决。据了解,该案是浙江法院审理的首起涉NFT数字作品著作权侵权案,也被称为“NFT侵权第一案”。

据了解,该案除了对数字作品是否构成美术作品, NFT数字作品铸造、交易的法律性质进行明确外,还对NFT平台的属性及责任进行了认定,同时避免了对NFT是否属于我国《民法典》第127条规定的虚拟财产进行判断。

陈晓玲介绍说,对于NFT平台来说,不仅需要履行一般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责任,还应当建立一套有效的知识产权审查机制,对平台上交易的NFT作品的著作权做审查。审查制度是履行平台管理责任、防范侵犯他人权益行为发生的有效保障。审查内容包括申请NFT铸造的用户资质,以及是否提供涉及著作权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等初步证据证明其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也有一些NFT平台发现了用户上传作品的弊端,关闭了自行上传数字作品的通道,改为平台联系作者合作的方式进行数字作品发行。

“我国法律规定,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的,属于共同侵权的行为,由帮助人和侵权行为实施人共同承担侵权责任。”陈晓玲表示,该案中在上传被控侵权作品的用户构成侵权的前提下,平台作为新型网络服务提供者未能尽到审查义务,且知道也应当知道网络用户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却未能及时采取有效制止侵权的必要措施,存在主观过错,故应当承担相应的帮助侵权责任。这也说明了在NFT侵权案中,法院确认了平台的注意义务,对权利人的侵权行为应提前采取过滤措施。

该案的判决结果,给NFT新浪潮环境下的作品传播与商业化利用带来了新的契机,也为知识产权的保护方式提供了新的思路。“NFT数字藏品发行平台要积极履行平台义务,做好基础审核工作,以促进行业平稳、健康发展。”陈晓玲说。

NFT行业存在多重风险

nft铸造上链(NFT行业几经浮沉 交易平台怎样合规避险)

用合规制度进行约束

截至2023年1月4日,国内NFT数字藏品平台已达2449家。日前,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公布了首批元宇宙重大应用场景,涉及医疗、教育、制造、文娱等多个方向,力争在2025年达到3500亿元的产业规模。未来,NFT元宇宙技术会不断渗透到生活方方面面,在市场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将显现出很多风险和问题。

去年发布的《发行NFT数字藏品合规操作指引》显示,部分数字藏品平台经营主体缺乏合规意识,主体责任不明,运营资质不完备,区块链网络接入真假混乱,部分数字藏品平台开通上线或关闭较为随意,易造成用户财产重大损失。此外,很多艺术品等发行标的权益确权缺乏合法保障。艺术品等标的铸造发行数字藏品缺乏规范的合法授权流程,或存在发行标的未授权或缺乏实际价值即上链铸造发行的情况,易造成版权纠纷和用户财产损失。

陈晓玲介绍说,去年下半年,NFT数字藏品行业出现了大量违规平台、账号关停,行业迎来“清退潮”,不少消费者反映遇到退款难、平台跑路等问题。即使是有大厂背书的知名平台,也存在无故扣款、藏品价值暴跌等困境,目前市场环境复杂,相关政策仍不明朗。即使有法律法规支持,但在违约发生后,也很难顺利做到协商退赔或者胜诉后执行。

数字藏品因全新的模式颠覆了原有的体制机制和法律约束,因而需要更有针对性的合规制度进行约束。在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钱卫清看来,数字藏品行业必须强调文化主权原则,在坚持文化主权原则、保护数字藏品相关数据安全的基础上,开拓市场,实施经营,甚至开拓海外市场。同时,数字藏品必须贴近实体,降低交易频率,防范金融风险。

陈晓玲表示,尽管NFT平台相关法律法规仍不完善,但作为网络服务交易平台经营者应当注重数据保护、个人隐私保护,承担起审查、管理义务。如果平台有二级市场,应当遵守国家规定,对交易数据和大额交易进行监测,建立完善的合规制度,防范金融风险。

来源:中国贸易报记者 钱颜

投稿/建议:geyan@ccpit.org

nft铸造上链(NFT行业几经浮沉 交易平台怎样合规避险)
小庄 小庄
0
0
发布评论
后可评论
0/1000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来抢沙发

猜你喜欢 换一批
数据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