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一nft(太一控股集团:投资艺术品成中国富豪最昂贵的“理财产品”)

太一nft(太一控股集团:投资艺术品成中国富豪最昂贵的“理财产品”)

太一控股集团:投资艺术品成中国富豪最昂贵的“理财产品”

太一nft(太一控股集团:投资艺术品成中国富豪最昂贵的“理财产品”)

2022年宏观市场充满挑战,但顶级艺术品交易却创下历史新高。

艺术品除了满足人类精神享受,还可能为投资者带来超额回报。在欧美,艺术品作为一种另类投资资产,是高净值家族和富裕人士最重要的投资标的之一。

西风东渐,近年来中国艺术品投资收藏异军突起,中国买家频繁出现在全球各大艺术品拍卖场,也开始享受到了“名利双收”的满足感。

01

顶级富豪

最昂贵的“理财产品”

太一控股集团认为从投资角度来说,投资艺术品是资产配置的一种手段。像股票和债券一样,艺术品的稀缺性和不可再生性,使其具有极高保值增值功能,从而带来可观收益。

2022年5月 安迪·沃霍尔《枪击玛丽莲(鼠尾草蓝色)》以1.95亿美元高价拍出

花旗银行一份报告显示,COVID-19疫情成为全球艺术品市场快速变化的催化剂,从2020年初到2021年中,全球艺术品市场作为一种资产类别的回报率为28.2%。

根据公开数据统计,1995年至2021年,当代艺术品的增值率为14.1%,而标普500的增值率仅有9.9%。

在全球高通胀环境下,艺术品逐渐被认为是一种更好的投资品类,即使面临经济衰退,艺术品受股债市场波动影响也很小。

大流行中的资产类别回报

2020年疫情发生后,线上拍卖、艺术品数字化、NFT艺术发展迅速,反倒促成了另一种形式的繁荣。

在欧美等西方国家,艺术品投资收藏历史悠久。我们熟知的洛克菲勒家族,位列世界第一的艺术品收藏世家,其收藏体量达到千亿级别,藏品价值富可敌国。

2007年,大卫·洛克菲勒以5亿元出售罗斯科作品《White Center (Yellow, Pink, and Lavender on Rose)》,而买入时只花了7万元,升值7000倍。

5亿元出售的罗斯科作品

目前最贵NFT艺术品

The Merge: 9180万美元

当今全球第一富豪、“奢侈品之父”伯纳德•阿尔诺也是艺术收藏大鳄,他的藏品中有大量战后和当代艺术作品,其中不乏赫斯特、毕加索和安迪·沃霍尔等艺术名家作品。多年来, LVMH基金会举办和赞助了不少富有影响力的艺术展览。

2018-2020年,连续3年蝉联福布斯世界首富的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在2019年豪掷千金买入两幅世界名画,一举跻身全球顶级藏家之列。

贝佐斯藏品 凯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作品《Vignette 19》

更早的时候,1994年比尔·盖茨以3080万美元的成交价拍下达芬奇手稿,今时今日,包括达芬奇研究学者、资深古籍经销商和佳士得拍卖师在内等专家都一致认为其估价不会低于1.5亿美元。

在艺术收藏这一领域,女富豪同样表现不俗。最出圈的当属沃尔玛唯一女性继承人、世界最富有女性爱丽丝·沃尔顿。爱丽丝几乎不参与沃尔玛公司具体事务,全身心投入在艺术和慈善上。

10岁时,她用自己积攒的零花钱买下了毕加索名作《蓝色裸体》的复制品。爱丽丝不过问沃尔玛事务,但受某种使命感驱使,她选择在沃尔玛发迹地——美国阿肯色州本顿维尔小镇,斥资3.17亿美元修建水晶桥博物馆,馆内藏有安迪·沃霍尔、杰夫·昆斯、欧姬芙等名家的天价名作,藏品价值超过5亿美元。

艺术品投资几乎是所有西方富豪的必选项,他们通常会用10%的资金配置,少数藏家艺术品投资会占到财富组合30%以上。美国银行财富管理透露,其熟知的10多支艺术基金背后的每个家族至少拥有价值1亿美元的艺术品。

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已经成了超级富豪们最心动、也最昂贵的“理财产品”。

02

中国富豪

艺术投资异军突起

近十年来,中国富豪也开始把手伸向最主流、最昂贵的艺术品类,他们频频举牌出手阔绰,在国际拍卖市场上出尽风头。

拥有百亿收藏帝国的王健林,30年前就开始收藏吴冠中、傅抱石、李可染、李苦禅等中国顶级艺术大家名作,他曾公开透露自己的字画收藏增值了1000倍。

“收藏要有口袋,也要有脑袋。”王健林毒辣的投资眼光也练就了其高超的艺术品投资造诣。

2013年,王健林在佳士得分别以1.72亿元和1700万竞得毕加索《两个小孩》及《戴帽女人》两大名作。2015年,王健林又以1.27亿元拍下莫奈的《睡莲池和玫瑰》。

太一nft(太一控股集团:投资艺术品成中国富豪最昂贵的“理财产品”)

这两次破天荒举牌是中外拍卖史上的一个标杆性事件,既是中国企业购买西方艺术品的最大手笔,也是中国商人进入国际拍卖场的首个大动作,让国际同行们感受到了中国买家的实力。

而这几年落魄到卖字画筹钱的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也曾为了得到名家真迹,花钱绝不手软。

2014年,王中军以3.77亿元在苏富比拍下了梵高最受瞩目的油画《雏菊和罂粟花》,加上佣金4.15亿元,一举创下中国藏家海外竞拍西方艺术品最高拍价。举世闻名的《向日葵》也以3.77亿元被王中军收入囊中。

2015年,王中军又以1.85亿元买入毕加索《盘发髻女子坐像》。

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唯一传世真迹《局事帖》也是王中军藏品,成交价1.8亿元,加佣金2.07亿元,打破了中国书法作品的成交记录。

光是这几件价值就超10亿元,只不过,曾经的影视巨头深陷债务泥潭,王中军视若珍宝的藏品,没想到有一天只能双手奉出。“为了公司安全,我什么都能卖”,王中军这番挥泪明志,也间接透露了艺术藏品强大稳妥的“变现救急”功能。

“最近卖掉一批艺术品,拿回来一些现金解决流动性问题。也没什么不好,我不觉着我卖画丢人。”王中军透露,当年11万买的刘小东《求婚》,1000万卖出,回报率近100倍。

近段时间,因为“布洛芬”,资本大鳄刘益谦背后的亨迪药业股价飙升,2019年刘益谦以1.8亿元全资收购这家公司,而这个价格还比不上他2014年买的一个鸡缸杯。

2014年,新理益董事长、龙美术馆创办人刘益谦花了2.8亿港元拍下“明成化斗彩鸡缸杯”,随后他泡了一杯陈年普洱一饮而尽,也一饮成名。

彭博社将其比喻为“中国最俗气的亿万富翁”,收藏专家马未都也拍案叫绝:“假设刘益谦想花2.2个亿让大家知道他,我觉得还不如买这个杯子效果实在呢。”

这件鸡缸杯最早在1949年以1000港元成交,65年的时间从1000港元涨到2.8亿港元,成为藏品界为人津津乐道的传奇。

2015年,刘益谦豪掷10.84亿元天价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拍下莫迪利安尼的作品《侧卧的裸女》,创造了莫迪利安尼作品拍卖新纪录。

此外,他还以3.08亿元拍得王羲之的草书《平安帖》,2.25亿港元买入张大千巨作《桃源图》,3.1亿港元收入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件件价值连城。

中国女富豪也不逊色。今天活跃在直播间的“兰姐”、俏江南的创始人张兰,也没有错过中国艺术品投资爆发期,在2014年以总计1.8亿元购得马丁·基彭伯奇的《无题自画像》和安迪·沃霍尔的《小电椅》。

在上海“兰会所”悬挂着艺术家刘小东尺幅最大一件油画作品《三峡新移民》,被张兰奉为镇楼之宝,这是她2011年花了2200万元从北京保利拍卖会上竞得的,如今价值已经翻了好几番。据说她有300多件藏品,黄永平、周春芽、方力均、岳敏军、陈丹青等声名显赫的当代艺术家作品都在她的收藏之列。

张兰藏品 刘小东《三峡新移民》

03

2022年全球艺术市场

成交额创新高

随着全球财富版图的变化,中国买家的投资能力、投资水平和总体偏好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当富豪财富增加时,这一群体对艺术品投资需求随之上升,中国顶级富豪阶层已成为推动中国乃至全球艺术品市场增长的重要力量。

2022年艺术品交易市场表现强劲且具有韧性。佳士得、苏富比及富艺斯三大拍卖行的成交额接连创下新高,频频刷新的拍卖记录也为火爆市场提供佐证。

2022年佳士得全球成交总额高达84亿美元,创艺术市场历史新高。过去几年,佳士得每年约新增30%客户,亚洲逐渐成为最大的买家市场,2021年下半年,中国内地客户购买总额超越中国香港,成为亚太区第一大收藏投资群体。

2022年8月苏富比新加坡现当代艺术拍卖现场

艺术品投资收藏不仅可以对冲通胀、抵御金融市场波动,分散投资风险,还能带来高回报。最重要的是,收藏艺术品还能获得文化认同,帮助企业家进入更多高端圈层,让企业家及企业声名远播,对商业发展和财富保全也有助益。

2021年,三星家族按照已故掌门人李健熙遗嘱,捐出其生前收藏的价值约3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75亿元)的2.3万件艺术品,除了收获好名声,根据韩国“艺术品代替遗产税”政策,这批巨额藏品能抵扣大额税金,个中深意不言自明。

另外,很多富豪家族将拥有的绝世藏品以“传家之宝”的形式留给下一代,作为一种精神象征代代延续,从而建立更深远的家族影响力。

撰稿 | 苏苏

编辑 | 爭上

编审 | Leyla

太一nft(太一控股集团:投资艺术品成中国富豪最昂贵的“理财产品”)
小庄 小庄
0
0
发布评论
后可评论
0/1000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来抢沙发

猜你喜欢 换一批
数据加载中,请稍候...